第180章 事情变复杂了(1/2)

“哟,王腾兄弟来了?”见王腾和许晴进来,陈二麻子的媳妇儿梁梅忙客客气气地迎到门口,“来就来了,怎么还带这么些大包小包的?”

梁梅今年三十二岁,但身子保养得好,二十五六岁的模样。

“二婶,我来看看我二叔。”王腾一脸的无害,与当初那个和陈二麻子干架的人,可以说是判若两人。

“大侄子有心了,你二叔就是欠揍,没事的。”人都说,夫妻相夫妻像,可梁梅和陈二麻子虽然是夫妻,但是却一点也不像,这一点,不管在果子屯还是杏花村,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

“这位是?”看到许晴是生面孔,梁梅就笑着招呼许晴坐下。

“婶子,我是咱上水乡的乡长许晴,你喊我小晴就行了。”许晴客客气气的说。

“啥,你就是许乡长?”一听许晴是乡长,陈二麻子顿时就急了,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忙从床上坐起来,说,“乡长,你可得为我做主哪,王腾这小子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把我打残。你说我这把老骨头,又上有老下有小的,哪经得起这么折腾?”

“那个……”按理说,许晴能稳坐上水乡乡长的位子,可以说是颇有些手段的,之前不知道王腾就是她学弟的时候,派出所说要去杏花村拿人就是被许晴压下来的,本来她是准备先调查一番,所以才会让助手打电话通知赵大钱,让王腾来镇里。

没有和王腾见面之前,许晴就是一个为民请命的父母官,公私分明,但是一见到犯事的是自己的学弟,她的思绪就被打乱了。

“他叔,你放心吧,我既然来了,就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许晴冷静过后,就说,“我已经去果子屯和杏花村调查过,你和王腾之所以会打起来,全是因为沟渠里的水,是不是?”说完这话,她就目不斜视地盯着陈二麻子,试图从陈二麻子的表情变化找出一丝蛛丝马迹。

虽然许晴并没有真的去过果子屯和杏花村调查这事,但是说起话来却一板一眼的,在这件事情上,本来就是因为陈二麻子仗势欺人,却没想到会?到会踢倒王腾这么块钢板,所以,许晴说了这些话后,他就有些心虚了,眼神飘忽不定,寻思了好久,他才说:“许乡长,你也知道咱都是农民,打小就没读过什么书,所以遇到事儿容易激动,这不,就像乡长你说的,我和王腾打架,起因就是那鸡毛蒜皮的事情。但是,王腾把我打伤在医院这是不争的事实,就连医生都说我的骨头是被弄断了的……”

“他叔,我知道你现在的状况,但是从法律的角度来看,这事你们两方都脱不了干系。”许晴决定吓唬吓唬陈二麻子,“你想啊,就是天大的事情也不能动粗不是?局子里的同志们要是调查出了事情的原委……”

“许乡长,那您的意思是……”陈二麻子虽然没读过几年书,但脑子好使,听许晴这么一说,脸上不由露出一阵悔意。

“照我说,王腾既然把你打伤了,那医药费肯定是要负责的,总不能让你自己掏钱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许晴擅于察言观色,一见陈二麻子服软,就试探着说。

“是是是!”陈二麻子连连点头,心里也在盘算着,这样也好,老子天天躺医院病床上耗着,不信不把那小子的家底掏空。

许晴才不管陈二麻子是怎样的动机,继续说:“在此之前,派出所的同志们已经知道了这事,眼下也只有您才能销案,大家伙乡里乡外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真要把脸撕破了,以后可不好处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一听到这话,陈二麻子的脸上就露出难色,犹豫了半天才说,“乡长,其实我之前也没想过要报案,这都是我一个远房的表舅给出的主意。”

“你表舅?”许晴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。

“就是镇农业局的局长朱隆!”陈二麻子说到这号人的时候,声音都小了许多,可以看出,他对朱隆非常的忌惮。

此章加到书签